四叶草

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更新博客了。工作忙,无闲暇时间去做一些想做的事情。

今天就突然想更新一篇,只好拿前段时间同事问我的一个问题:“为什么我会取名叫Flc”?事实,我用这个名字,从08年用到至今,虽然中间有各种“改编版”的外号:F、叶子、叶子坑(本博客名)、发财(经常拿去忽悠别人说是“发了财”的首字拼音)等,但最终都离不开Flc;

而名字的来源就是四叶草的英文(four leaf clover)的首字母;而四叶草的来源则是08年看到的一篇文章(喻丽清的《四叶草》);名字或许偏女性化,但寓意才是更重要的。而文章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:这就是人生——生命、与、秋、窗。

下面就是原文,并奉上一直喜欢的音乐《雪之梦 – Bandari》

《四叶草》——喻丽清

生命

终点是不可言喻的静默,起点是无端莫名的痛苦。

于是,你呱呱坠地,你静默逝去。一切未静止以前,你总想尽办法去动。于是,有喜剧,有悲剧。生命是一片喧哗。

在不该挥霍的时光,你挥霍着错误与悔恨。时间似水长流,而生命却要归还。怎样经营,赢亏得失,是你自己的事。生命不过是上苍借你一用的资本。

旱的时候,想雨。

雨的时候,又盼望阳光。

就像并不讨厌悲剧,只怕自己串演悲角。其实,并不在乎落雨,只是怕走过一条泥泞的路。

眼前的乌云遮蔽看不到苍穹的光亮,但总该相信雨后必会有晴天。如你痛哭,也该相信泪后的人生,才有水洗过的清明。稳踏脚步,尽管泥泞的路在雨中。

秋已走过

云,一心想流浪,急急地、急急地带走乐秋。

小小、小小的桂花,在苍白地落在泥泞的地上。秋,走过了。

秋阳似酒,把果实都催熟了。把所有的光谱上了色彩,田野里的风一一点收。

只是,回首的时候,满阶都是谓叹。

想找秋的时候,秋已走过,想来想去,想少了青春。

刚要成熟,又要老去。时光,总是如此的不经用。

连一只鸟儿都不来访,有什么关系。总有阳光,月亮鹤可爱的繁星做伴。

一扇轻窗,能框住雨露多变的黄昏,却框不住清风吹送的花香;能看见人生寻常的悲喜,却透视不了浮世曲折的沧桑。

还是打开窗吧,总比玻璃内朦胧的想象要好。

你老是忙着从窗外擦拭那些朦尘的玻璃,总看不见明亮;有一天,你从心里去擦,却蓦然洁净了。

于是你守在心灵的窗畔,将看遍生命一幕幕绝美的风景。

 

      当前位置:叶子坑 » 四叶草

      赞 (3)
      分享到:更多 ()

      评论 0

      • 昵称 (必填)
      • 邮箱 (必填)
      • 网址